關於部落格
做自己喜歡的事,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廖文強
  • 905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訪談] 森友嵐士【PEACE ROCK】interview Part 2

並不是讓自己去迎合時代的潮流,自己能走多遠就走多遠,這樣就好。
 
――聽說這次專輯的概念是「回歸原點」。
 
「沒有錯,back to the basic。因為已經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同樣是在靜寂中聽見的聲音、現在的看法也完全不同。在歌詞的世界裡,現在是偏向非常個人的故事,透過音樂傳達個人想表達的訊息這件事是好是壞也隨著時代改變。那麼,已經空白了這麼久的時間的我,該從哪裡、該怎麼開始才好?我也想受到各種因素影響、想要試著挑戰跟現在的時代接軌。我也跟許多新的創作者做了很多嘗試。不過做出來的東西自己聽過比較過之後,也覺得不適合的東西也不能硬做啊(笑)」
 
――啊哈哈哈哈!(笑)
 
「90年代當時也是,比起跟其他的音樂作品做比較,主要還是靠著自己的感覺編曲、或是跟樂團一起演奏。現在的我也覺得可以再一次相信這樣的感覺做做看,找到自己最有共鳴的東西聚焦其上,以此為軸心概念製做就可以了吧。T-BOLAN最後一張專輯『LOOZ』('93)到現在過了22年,我覺得不用讓自己去迎合時代的潮流,自己能走多遠就走多遠,這樣就好。所謂的進化就是這麼回事,並不是被環境硬是拉著往前走。在這層意義上,下定決心相信這一點去做吧、在這樣的信念下完成的就是這張專輯。」
 
――哎呀~你的這番話真的給了我很多勇氣呢。果然看著周遭環境的變化、自己卻一點變化都沒有的焦慮,不管做什麼工作都是一樣的。透過這張專輯確確實實傳達出來的訊息,應該就是“這就是森友嵐士!”這件事吧。
 
「所以雖然是睽違22年的新專輯,但卻還是充滿了滿滿的懷舊感啊(笑)。寫出90年代的音樂的森友嵐士還在那裡,但也感受到確實經過了22年。這就是現在的我喔。我覺得這很自然。接下來要往哪裡去是之後的事情,現在去看未來會有什麼其實沒有意義。必須先把最根本的核心找回來,不然是沒辦法往下走的。」
 
――第1首『どうなってんだいJESUS』的前奏結束一進歌、聽到第一聲歌聲的時候,內心就忍不住吶喊“就是這個!” (笑)。
 
「啊哈哈哈哈!(笑)這完全就是我的目的!(笑)我就是想要給大家這種感覺啊。要在這邊讓大家想起來才行,原本的我回來了、我要忠於本色地重新開始!的感覺。」
 
――不過,在『真夜中の太陽』當中也能感受到新鮮的味道。
 
「這首歌大家都跟我說很新穎,但像這樣在副歌有明確的關鍵字、旋律性很強,對我來說無論是旋律或歌詞,都很有當時的“Camellia Diamond的廣告”的形式(笑)。古典吉他和民謠吉他為主軸,很有西班牙風格的感覺,是我最初浮現的印象。其實我覺得這跟我現在穿的這件衣服風格很搭。」
 
――把自己的音樂性跟生活形態連結起來。
 
「休息的時候在雜誌上看到華金·柯帝斯(Joaquín Cortés)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吸引人…好像就是在『ぴあ』看到的嘛?(笑)當時也不知道他是做什麼的,就立刻買了演出的票跑到東京國際論壇去看了。那時候才知道原來是西班牙的佛朗明哥舞者(笑)。之後去大阪的時候去看了英國前衛畫家Fletcher Sibthorp的個展,覺得“哇、這個黑白的構圖也太帥了!但好像在哪看過”,結果發現靈感來源就是華金。那幅畫現在就掛在我家客廳(笑)」
 
――原來是這樣啊!
 
「大概是因為這樣跟西班牙的世界有所連結,在自己也沒有意識的狀態下將這樣的元素放進了『真夜中の太陽』的DEMO裡。自己的旋律跟歌詞中,不知不覺地添入了新的風味,在完成之後突然浮現“就是那個味道!”的感覺。」
 
――對了,『いつまでも変わらない愛をずっと』的女聲是…。
 
「是宇徳敬子。」
 
――果然!真的是她。
 
「這首是刻意做的,完全是致敬90年代的一首歌(笑)。T-BOLAN的『刹那さを消せやしない』('93)這首單曲也請宇徳來唱和聲,那種酸酸甜甜、雖然隱隱作痛卻又很舒服的感覺。在錄這首歌的時候我耳邊響起的就是宇徳的和聲,所以立刻打電話給他、然後馬上排好錄音室。」
 
――真的超合的。當然你也是很代表性的人物,但對很多人來說,宇徳小姐的聲音也是代表了90年代的歌聲。
 
「『聲音』真的是很重要的存在呢。一直以來都是透過這樣的聲音來表現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所以無論如何都想要找回自己的聲音。」
 
――但是,失去聲音這件事讓人忍不住覺得老天給的試煉也太艱難了,而你找回聲音的過程也非常戲劇化。這到底該怎麼去定義呢?
 
「我想這也是今後才會明白的事吧。要是這一點意義都沒有的話我可是會生氣的喔?(笑)不過,有件事我覺得很神奇,因為失去聲音的緣故,我跟比叡山的關係變得非常地緊密。」
 
――在網站上的『PEACE ROCK』特設網頁上,不是有許多來自各界的留言嗎,當然是會有音樂人,也有女演員等等,在這之中不知為何居然有和尚?這樣(笑)。
 
「我現在可是1200年以來第一個比叡山親善大使喔(笑)。有個『天台宗祖師先徳鑽仰大法會』,是個很重要的法事,天台宗總長直接委託我寫形象歌曲。這是這一切的契機。在我無法出聲的期間、為了休養也是在生活在富士山間充滿自然力量的環境,這跟傳教大師的教導也是共通的。現在我會跟和尚們每年在總本堂根本中堂舉辦一年一度的『祈りの集い』。有時候會想我現在到底是走什麼路線呢(笑)。因為失去了聲音而獲得的邂逅與機緣,悉心經營往後還會連結到未來,然後走向自己也無法想像的發展吧。對於這一點我想就坦然地接受各種可能性繼續往前進。」
 
←Part 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