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做自己喜歡的事,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廖文強
  • 8977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訪談] ROCK ATTENTION - 緒方惠美專訪 Part 4


—關於音色的調整有什麼特別堅持的地方嗎?
 
緒方:不同的樂器對聲音的要求也不一樣…最基本的像是,我5年前左右就決定了「不要寫消極的歌」,明明要做搖滾樂卻不寫消極負面的歌曲。所謂的搖滾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詮釋,對我而言的「搖滾」,就是「將蠢蠢欲動的靈魂灌注其中」(笑)。…這麼說來感覺有點靈異,但我好像在這方面還滿強的,不管是演戲還是唱歌都是。很多人都說我說出口的話語有很強大的影響力,說我是個很常說出憾動人心的話的人。因為常常被這麼說,比方說我只要一寫失戀的歌就真的會失戀。只要一開始寫這樣的歌的歌詞就會。其他像是寫一首想像某人死後的世界的曲的話,就會有重要的人…。
—這樣真的很不吉利呢。
 
緒方:對啊。不過也不只是負面的事,只要說出超正面的話就會接到重要的工作、寫一首得到重要的事物的歌就會真的得到…就像這樣,跟現實產生連動的事愈來愈多。因為一直發生這種事,我就開始想,那只要我只寫正面的歌,就只會發生好事了吧(笑)。就是因為這樣下定決心,然後這次的主題是「希望」。
 
—在搖滾樂手當中,也有人會覺得直接唱出「希望」這樣的主題很難為情呢


緒方:我自己確實也是,「希望」這種主題要是以前一想到也真的覺得很丟臉。不過最近有機會擔任「槍彈辯駁」的動畫主角,那是被稱為「超高校級的幸運(希望)」的角色。就覺得現在出一張叫「希望」的專輯誰都不會笑我吧!(笑)所以一起製作的音樂人也都一起幫忙做出了一張帶給大家希望、讓大家能打起精神來的作品。也因此,這張專輯並不只是我、也有著所有一起製作的人的希望。
 

—關於作曲的方式,是「我想要這種風格的感覺」這樣下去寫的嗎?
 
緒方:這個嘛,就是一面聊一面摸索,像是第2首「ZEBRA」作曲的是KenKen(RIZE、Dragon Ash)跟他寫歌的話就是一面喝酒一面聊(笑)。之後就是他把寫好的東西丟給我、我錄完以後再丟回去給他。
 
—你跟KenKen原本就交情很好嗎?
 
緒方:他原本就很喜歡「槍彈辯駁」原作遊戲,而且也曾經公開說過他從小就是我的粉絲…我們就是因此有交集,然後常常一起去喝酒,我後來也開始會去看KenKen的演出。
 
—跟一直以來的「聲優歌曲」很不一樣的Sound,感覺非常新鮮。
 
緒方:動畫歌曲業界原本就不太有這種FUNK的歌。LANTIS一年製作300首歌的製作人也說「這說不定是我進這間公司以來第一次做FUNK的歌」。一開始是想找許多人一起來合唱,做一首像是祭典一樣熱鬧的歌,結果製作人說「這個業界能唱這首歌的人不多」,最後就只好自己唱好幾遍疊了很多軌…(笑)

緒方恵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