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の行方

關於部落格
做自己喜歡的事,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廖文強
  • 8933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訪談] T.M.Revolution「宛如亂流般的20年」 Part 1


接連發行爆紅單曲之後,光是要跟上周圍的變化就已經筋疲力竭

 

――重新聽過一次這張濃縮了20年軌跡的精選輯,你自己覺得怎麼樣呢?

西川貴教 出道時期的歌曲,整個音樂都很有那個時代的感覺呢。不過10週年和15週年的時候都發行了翻唱自己以前的歌的翻唱精選,所以反而不太有「好像很久沒聽了」的感覺。感受到比較明顯的變化的部分,比起歌曲本身,應該是我自己對歌曲的處理方式,大概是5年為一個週期的感覺,每5年就會有所變化。特別是最近的這5年可以發現有很劇烈的變化。


――你覺得會有這種變化的原因是什麼?

西川貴教 以我的情況來說,我是有點刻意在這麼做的,在發行的CD音源和演唱會現場演出的音樂之間做出區隔,現場演出都是跟CD完全不一樣的東西。所以很多來看演出觀眾,都會愣在現場。既然如此那一開始就把現場要做的東西做成音源吧,大概是這種感覺,最近在包裝上的感覺也慢慢改變了。也因為是刻意想做出這樣的改變,所以想要讓大家可以聽到更多樣性的歌曲元素,這5年來的製作方向有這樣的改變。所以無論如何,我覺得10週年、15週年的自我翻唱都帶來很好的影響。因為做了這樣的嘗試,所以才能夠往對自己而言很好的方向進行。

――不過西川你說過,基本上你不去做所謂的「回顧」對吧。

西川貴教 對,我沒興趣(笑)。

――那麼在這邊我們就要來請你回顧一下(笑)。像是「HIGH PRESSURE」、「WHITE BREATH」大受歡迎突然爆紅的時候,當時你是什麼感覺?

西川貴教 老實說我不記得了,並不是全部都忘記了,只是當時周遭的環境一下子變化太大了,但我自己本身卻沒有太多改變。當年電視的影響力比現在還要大,所以特別有感覺的是能夠把我的臉跟名字連在一起的人一下子突然增加了。比方說昨天還能夠完全不在意他人眼光地走進超市買豆腐,今天突然就會被側目「啊、那個人是不是……是他吧?」(笑)。另外就是巡迴或演唱會結束後跟團員、工作人員一起去吃飯,當地的人會來跟我們打招呼,或者會有人來酸。老實說這種狀況,我自己大多時候也覺得很困惑。所以說我沒有太注意到自己的感受,光是要跟上週遭的變化就已經筋疲力竭了。

――當時T.M.Revolution的歌曲也好、演出也好、視覺也好,都是非常有衝擊性的。當時所有人都覺得這個藝人是前所未見、發揮出獨一無二的風格的表演者,你當時也以此為傲嗎?

西川貴教 也不能說引以為傲,我現在也是一樣,首先個人活動的男性藝人在比例上是比較少的吧,而在這之中我又是叫T.M.Revolution這個名字,各方面而言都嘈點滿滿吧(笑)我在想大家都是因此而注意到我吧。以前也常常被問到「應該要怎麼稱呼你才好呢?」在這方面雖然花了一點時間,不過總算是能夠稍微區隔出音樂人「T.M.Revolution」、以及製作人兼表演者的「西川貴教」之間的分別。

 
一直在思考什麼時候要引退、什麼時候要結束

 
――當時你對於這兩者之間的區隔也有過迷惘嗎?

西川貴教 那是當然的,我現在也常常被介紹是「T.M.Revolution也就是西川貴教」,這個「也就是」不就是「等於」的意思嗎!但嚴格說起來還是不一樣的。在這層意義上我為了早一點做出區隔也一直在努力,希望能夠讓大家早點將這兩者分開來看待,所以可以說很早就開始佈局了。比方說像剛出道隔年開始主持的『ALL NIGHT NIPPON』,就是用「西川貴教」的名字做節目名稱,我想應該就是從這時候就已經開始意識到想要做出區隔了。

――想要明確區隔的理由是什麼呢?

西川貴教 一開始是我自己有想要呈現多樣化形象的構想,要說為什麼,那是因為T.M.Revolution是跟一般「單獨活動的歌手」的概念稍微不同,是個特殊的存在型態,跟我自己內心想要的更核心的音樂性的表現型態不太一樣。

――也就是說T.M.Revolution不是你自己,而是西川貴教創造出的另一個存在。

西川貴教 沒錯。T.M.Revolution是我打開心裡的開關「召喚出來的人」。我開始想要明確地劃分、然後具體地去實踐這一點,應該是在10週年前後吧。

――那你有想過要放棄T.M.Revolution嗎?

西川貴教 有啊。2003年轉移唱片公司,在那時候第一次辦了海外演出,但就在那之前的幾年我一直都在想著什麼時候要引退、什麼時候要結束這一切。

――那是為什麼?

西川貴教 面對太過劇烈的變化的時候,當事者自己的想法和身邊的工作人員的感受漸漸地產生落差。我們彼此對於T.M.Revolution應該要怎麼走下去都有著迷惘,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繼續維持關係嗎?既然彼此都做得不開心那還有繼續下去的必要嗎?就開始會這麼想。另外就是一開始就一下子打出很強烈的印象,所以接下來要再以那之上的刺激為目標的壓力,所有人都籠罩在這樣的壓力之下。然後大家都累了。在這樣的狀態下同時換了公司又到海外演出,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色,受到的刺激真的很大。當時不像現在網路這麼普及,在這麼遠的地方竟然有人一直支持我、一直等著我,得知這一點之後,就覺得不能因為自己的想法就擅自決定要不要結束。之後我開始轉換心態,轉而思考那麼為了讓大家都能更開心更舒服地繼續下去應該要怎麼做呢?我想這就是10週年之後的變化吧。

――那麼回顧這20年,最辛苦的就是這個時期囉?

西川貴教 就是啊,從2001年到2003年左右的這個時期,總是在糾結著「到底應該相信什麼、應該以什麼為目標繼續走下去才好」。不過有種說法是,所謂的歷史是「勝者的歷史」,我想就是因為無論如何都已經走到現在了所以才能夠這麼說、也才有人會願意聽吧。畢竟要是已經不在這個業界了,就沒什麼好說了(笑)。可以像這樣在人前訴說過去的事,這件事本身我覺得就是值得感謝的了。

――這麼看來這20年來你可以持續下來真的很了不起呢,而且就是在那個決定的一線之隔。

西川貴教 對我來說完全不是一線之隔(笑)。是在極為激烈的亂流中浮浮沈沈一般的20年,連一刻安穩的時刻都沒有。

――你是說沒有一刻是覺得安心的嗎。

西川貴教 完全沒有!這20年來一直都覺得隨時要被淹沒似的,總是不知道明天會怎麼樣,非常不安的感覺。所以反而有時會想每天早上八點起床、五點下班的人生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T.M.Revolution
西川貴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