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の行方

關於部落格
做自己喜歡的事,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廖文強
  • 8933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訪談] T.M.Revolution「宛如亂流般的20年」 Part 2


高橋南的才華如果就這樣浪費掉的話太可惜了

――那時候精神上有危機感嗎?像是「要是明天突然沒有動力了該怎麼辦」之類的。

西川貴教 啊、那倒是沒有。我真的是每一天都非常認真努力地生活、非常討厭散漫過日子的人。我覺得每天都充滿驚喜的人生最棒了。
――不過這樣也是滿累人的啦(笑)你沒有想過要過單調的生活嗎?

西川貴教 完全沒想過啊。應該說因為從來沒過過單調的生活所以完全無法想像。相對的,也常常會碰到不管做什麼都不順利,到底會怎麼樣呢?的時候。不過,像現在這樣大家會開始覺得「這傢伙再來會做些什麼呢?」對我充滿興趣真的非常感激,對我來說也是最能發揮自我的狀態吧。所以相對地我在家的時候都過得很悠哉喔。

――不過那是很零星的時間,並不是一次有好幾天可以好好休息的假期吧。

西川貴教 雖然我也並不是因為追求自律的生活而刻意而為,但真的很少放長假呢。所以一直找不太到跟我的生活步調合得來、可以一起出去玩的人。

――為了經營、企劃20週年相關事業,你成立了「株式会社突風」,請到高橋小姐當特別顧問,怎麼會想到要找她來一起進行呢?

西川貴教 我這5~6年來看著高橋南工作、以及她和身邊的人的應對,覺得要是沒有好好發揮她的才華,就這樣浪費掉的話就太可惜了。希望可以透過這次的工作如果能夠讓她有發揮的機會,所以就找她來了。

――高橋小姐總是給人對工作全力以赴的印象呢。

西川貴教 就是啊,她這方面的個性跟我很像。不過平常就是個非常普通的女孩子喔!應該說,我也比大家想的還要纖細,所以最好對我再溫柔一點比較好。

――我應該滿溫柔的了吧(笑)。

西川貴教 不、要再更溫柔一點、再多為我著想一點更好(笑)。說真的,我已經被大家圍攻到快身心俱疲了。但要是因為這樣就放棄的話,就錯過體驗這些經驗的機會了。這是持續20年下來才會有的感受,所以也只能繼續做下去了。

――這20年來你覺得自己有變嗎?

西川貴教 不,個性還是無法改變的。雖然也是會想「也老大不小了該穩重一點了吧」,但還是不行呢。並不是辦不辦得到的問題,而是還有許多想要突破的東西。

――為了突破所以不能失去「稜角」吧。我覺得以你來說,這就是你突破接下來的阻礙、超乎尋常的原動力的來源。當初你舉辦『INAZUMA搖滾音樂祭』的時候,也完全沒有人想到居然會有歌手舉辦音樂祭呢。

西川貴教 雖然現在稍微可以對地方或社會帶來一點正面的影響,但一開始的時候我並沒有想得那麼崇高,純粹只是想要讓我的家人和身邊的人覺得更幸福一點,這就是我舉辦『INAZUMA搖滾音樂祭』的契機。
 
重點並不在音樂性上
 
――所以當時也沒想過會一路這樣辦到現在囉?

西川貴教 當然是會希望可以繼續辦,但我自己一個人的能力有限,必須要集合贊同我的理念的人、一起組織起來才有辦法不是嗎。當時這一切都還是未知數啊。

――像這樣同時兼具商業的思考、又有著表演者的原創性,就是你獨特的部分呢。

西川貴教 不,我完全無法兼顧,真的很難。每天都在自我矛盾,會想要專注在其中一邊就好、會覺得如果可以的話就好了。不過我又是不自己做好會不甘心的個性,雖然心裡也會希望如果有人能幫我處理好就好了。要是哪天真的能這樣就好了啊……。

――是個願望嗎(笑)。從製作人・西川貴教的角度看來,T.M.Revolution是個怎麼樣的表演者呢

西川貴教 不管怎麼說重點絕對不在音樂性上面,但只要給予課題,就能夠用各種形式去改變形狀或色彩的人吧。在這層意義上我覺得就像是一個角色一樣的存在,不能用藝人、音樂人等等的分類去劃分,是更不一樣的東西,所以「他」也會有做不到的事情,而做不到的部分該用怎麼樣的形式去將之具體呈現出來,就是「西川貴教」該去思考執行的部分。10週年的時候我跑去做了abingdon boys school就是這個原因。

――現在回顧abingdon boys school的活動你是怎麼看的?

西川貴教 到現在還會有人問我「abingdon boys school現在怎麼樣了?」對我來說這並不是過去式,只要有機會還是想要以此活動。不過我只有一個人,在執行上有許多困難的部分。

――在做a.b.s.的訪問的時候,你給人的感覺也很不一樣呢。更有身為成員之一的感覺,應該說有一種「交給團員」的感覺。

西川貴教 可以完全以自己為中心是單獨活動的樂趣所在,但組樂團的話就有所謂的「樂團的意志」,所以就不太會把自己完全展現出來吧。不過在10週年的時候開始以a.b.s.的名義進行樂團活動,到了20週年的時間點,又會有要進入下一個階段的感覺。比方說跟韓國女子團體A0A的合作也是,接到邀約的嚴格來說也不是T.M.Revolution啊,從這方面發展開來的話如果能夠看見更多可能性感覺也滿有趣的。

――接下來也想增加更多這種無國界的活動嗎?

西川貴教 沒錯,特別今年又是20週年,我想要多製造跟歌迷見面的機會,也覺得如果有能跟國外的歌迷見面的機會的話就好了。跟AOA的合作作為其中一環,製作出了不是K-POP也不是J-POP的有趣作品,又偶然地參與了7月要播出的、台灣製作的「Thunderbolt Fantasy」的人偶劇的企劃。包含這些跨越了國家及地域的作品,未來也希望能夠繼續拓展更多活動的可能性。

――跟第一次合作的人合作、又挑戰了全新的領域,果然是很興奮的吧?

西川貴教 不,我緊張死了。所以拒絕不做的話真的會輕鬆很多(笑)。不過,好好去面對「到底會怎麼樣呢?」的不安與緊張,就一定會有成果,不管結果如何,最後一定都會有令人開心的結果。而且往往最後都是讓人覺得「有做真是太好了」的結果。

――那麼最後想請問,你覺得這20年很長還是很短呢?

西川貴教 當然是很短啊,一轉眼就過去了。大家都是這麼說的吧?

――THE ALFEE在訪問的時候就是說「發生了很多事,是段漫長的時光」呢。

西川貴教 因為他們已經出道超過40年了吧?!是我的兩倍以上,當然長啊!跟他們比太失禮了吧(笑)。

 
(全文完)

 

西川貴教
T.M.Revolutio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