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の行方

關於部落格
做自己喜歡的事,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廖文強
  • 8933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選擇權

 
文藻是這樣的,英文必修,英文系可以雙主修另一個語言、而選了法德西日文系的雙主修就必須是英文。
我不斷想說服爸爸念日文系還是可以兼顧英文啊,但爸爸認為英文很重要一定要主修,不然就去念文華。
於是我們勉強達成一個協議:
 
如果等我上去撕榜的時候,副修日文的英文系D班還有名額,那就去英文系。D班被撕完了就隨我選。
 
就這樣,文華的註冊時間已過,確定放水流。
文藻撕榜的日子到了,爸爸開著車載著全家人南下高雄。撕榜的那天下著滂沱大雨,我們坐在化雨堂台下,我看著一個一個上台的同學、一張一張地撕去系所下倒數著的號碼。
我的眼光沒有離開英文系D班的號碼。
 
撕完吧,拜託。我拼命祈禱。
 
輪到我上台了,踏上舞台的那一刻,D班的榜單下飄搖著最後一張名額。
 
就差這麼一張。
 
現在想起來我也不太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一陣沒來由的憤怒,然後我直直地衝到日文系的榜單前撕下一張,拿到台邊換取錄取證明。
 
下了台之後爸爸已經衝到台邊。我等著他一巴掌過來,卻沒有。
他只是一把搶過錄取證明,撕成兩半丟在地上,轉身離開禮堂。
 
在那之後就是一連串的騷動。校長和德文系主任追了出來,拼命好言相勸。爸爸說我違反了我們的約定,既然我上台的時候英文系還有名額,那我就該進英文系。
校長請人進去問,出來之後說,英文系D班最後一個名額已經被撕走了。
爸爸說,那就算了。不要念了。了不起明年再重考。
 
我明白他覺得被背叛了的心情。
我知道已經約定好了的事,沒有遵守是我的不對。
我都知道。
 
但我當下只有一個念頭:
 
這是我未來要待五年的地方,這是我的人生,為什麼我不能選擇我想念的科系、讀我想讀的學科?
 
 
經過一番家庭革命,我終究還是進了文藻日文系。(當年也是新上任的李文瑞校長應該覺得自己很衰小)
這是後話了。
 
 
最近這幾年開始接觸同志議題、從漠不關心到試著了解,到為了支持婚姻平權決定在修法成功前不結婚,常會有人說,「這到底關你什麼事?」
 
我只是一直想起那個大雨的午後,一個國三的小女生,賭上自己的未來去對抗當時心目中最大的權威的那一刻。
這還只是選科系而已。
 
如果連不能自己選擇想要的科系,我就已經這麼委屈,那麼這些不能選擇如何與人生伴侶度過一生的朋友,這一路上又都是在怎麼樣龐大的壓力下走過來的?
 
我不敢想。我也永遠不會明白。
我所能做的,就是在平權的漫漫長路上,一起走一段。
 
我知道這只是我人生中一個微不足道的片段,跟同志朋友們一路走來所承受的相比多麼可笑。
只是我想啊,每個人的人生或許都會有這麼一兩個,覺得自己受到龐大的壓迫、現在不突破這輩子或許就再也無法翻身的時刻。
即使日後想起,那個時刻實在是無謂且渺小得可笑。
但當下的震撼,都會烙在心底。
 
對我來說,就是這個午後。
 
然後等到某一天,你發現對你而言曾經那樣龐大的委屈、以及你以為此生曾經受過的所有壓迫,跟某些人這一輩子所承受的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的時候,才會明白自己身在既得利益者的位置壓迫了其他人多久。
 
以前曾經聽過,做什麼事都要以「愛」為出發點。
但有些時候從愛出發,只會讓我們離愛愈來愈遠。
 
所以,或許我們應該這麼做:
 
不管現在身在哪裡,都要努力地往愛的方向前進。
 
希望我們能夠朝著沒有歧視與壓迫的社會,一天比一天近一點。
 
 
就修法嘛。好不好。
人家結婚也沒逼你包紅包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